Cyanogen

沿着各自的道路抵达彼时彼地

结结实实接触一个人,以为最后的十分可以靠师生情给,后来发现差十分就是差十分,怎么也填不满。这也不是第一次了。此刻心里空落落的又是什么呢?习惯?拥有的满足感?自私自利的小算盘?还是被珍重抬高了脚下的地面?
舍不得是因为什么?这个不舍足不足以阻挡前路?如果足以,又为什么不能踏下心来坚定继续?多少次了,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呢??
逃避,什么是逃避呢,不逃避又能怎么样呢

评论